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 / 特色文化 / 公共文化 / 公共文化系统建设

昆仑山下的红柳和青杨——走进高原明珠格尔木

来源: 中国文化报记者 李晓林    发布时间: 2012-03-23 15:36    编辑: 李滨

  从青海省格尔木市出发,沿着青藏公路一直向昆仑山进发,过了纳赤台,海拔6178米、终年积雪的玉珠峰就清晰地展现在眼前。昆仑山矿泉水有限公司坐落在玉珠峰脚下,在海拔4200多米的高度,这里的300多名员工在工作之余是如何生活的呢?

  来到他们的生活区,宽敞明亮的天井里到处都是盆栽的植物,上方不时出现阵阵薄雾——加湿系统让这里保持着适当的湿度。天井周围的宿舍里除了水电暖气,还接入了供氧的管道,每个房间里都有4条网线,让这里的工人能感知外界的信息。在活动区域,公司还设置了网吧、图书室、台球室、卡拉OK厅等,而这些与食宿一样,都是免费的。在公司办公楼的走廊里,我们看到墙上有这样的提示:团结是企业精神的核心。

  文化事业是民生事业

  也许可以说,这个在雪线之上的企业是格尔木的“具体而微”,相对封闭的环境让文化建设显得更加必要。

  格尔木是随着青藏公路的建设和柴达木盆地的开发而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新兴城市,它的辖区虽然有近12万平方公里,比一个浙江省的面积还大,但市区目前却只有30平方公里,人口也不到30万。它离海西州首府德令哈有300多公里的距离,离省会西宁更是远隔700多公里。在东部发达地区,一家人在周末驱车一两个小时就可以到另一个城市休闲度假,而格尔木城市周边方圆几百里内几乎都是戈壁,因而百姓对当地政府的公共服务就更加依赖,也因此它的文化建设也更具有内生性,政府提供适当的条件、群众自娱自乐仍是目前格尔木公共文化的突出特征,它的建设也更多地与民生联系在一起。

  在郭勒木德镇文化站,几个40多岁的妇女在电脑前聊得很开心。仔细一看,屏幕上是一道道看起来很诱人的美味佳肴,原来她们正在浏览文化共享工程提供的资源,发现喜欢的菜谱就不免一起讨论一下。她们说,家里的男人都在城里打工,每天孩子上学后,她们闲着没事经常会来文化站转转。在镇里新建的文化广场上,总有不同的群体在扎堆儿活动。格尔木有着漫长的冬季,在无法从事农牧业生产的时候,百姓们就需要娱乐活动放松身心。郭勒木德镇的居民由8个民族组成,能歌善舞的天性让各个村庄的农牧民们组成了各具特色的文艺团队,在这里可以看到蒙古族安代舞,也可以听到青海花儿,“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的荣誉名符其实。

  唐古拉山镇居民则以藏族为主体。其实唐古拉山镇远在离市区400多公里外的唐古拉山上,有牧民300多户,海拔有5000多米。2004年,出于退牧还草、保护长江源头生态环境,以及改善牧民生活条件的考虑,有100多户牧民迁移到了格尔木市区南郊,这就是新的长江源村。走进这个移民新村,环绕中心广场的除了学校、卫生所,还有2010年新建的镇文化站。我们到的时候正是课间,民族学校的孩子们集体跳着锅庄,他们中除了唐古拉山镇的孩子,还有附近来自玉树的一个移民乡的学生。文化站的舞蹈排练室里同样热闹,但更吸引我们的是培训教室里陈列的一件件充满藏族风情的嘛呢石雕刻和藏毯编织作品。刚刚迁移到这里的时候,由于语言障碍以及对城镇生活的不适应,离开了牧场的牧民一时无所适从,后续产业成了突出问题。文化站协助镇政府及村委会开办了培训班,请来老师教授藏族特色手工艺的制作方法,还利用文化共享工程的设备进行各种宣讲和培训,开阔村民的视野。据介绍,如今这里已有很多年轻人走出去工作,而那些从事民族手工技艺的村民每人每月也可以有2000元的收入。

  当然,文化站的工作人员还担负着400公里外高山上的那些牧业村的文化指导工作,包括建设村文化室,组建岗尖梅朵艺术团,提供流动文化服务等。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开展各项文化活动时,还受益于格尔木市制定的城市对农村文化援助制度,得到了相关企业和单位的帮助,而村企共建、企居共建正是格尔木公共文化建设另一个重要特征。

  共建是最好的选择

  在格尔木市建安社区有一个文化驿站,这个地方原是天阳工贸公司的办公地点。开始他们把二楼作为从矿上回来的职工休整娱乐的地方,后来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投入100多万元添置设备,与街道一起建起了文化驿站。虽然这个公司每年的利润也不过几百万元,但他们觉得那种热闹的“人气”却是金钱买不来的。

  格尔木是典型的资源开发型城市,这样的城市在西部并不少见,他们的共同特征就是工业化程度高,国有大型企业在社会经济中占有绝对主导的地位。相对于东部一些地域民营经济的风生水起,这里的经济显然没有那么多元化,参与公共文化建设对于这些系统和企业来说不只是对政府的支持,也是自身发展的需要,因为只有当地群众的素质提高、社会和谐,企业才有发展的环境和后劲;而在当地政府囿于财力无法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公共文化建设时,借助实力雄厚的大企业也是一种自然的选择。比如,在全国第三次文化馆评估中,青海省只有两家文化馆进入了一级馆行列,其中就包括格尔木市文化馆,不过如果仅从面积来看,其4000多平方米的馆舍面积显然无法与石化基地职工活动中心的1万多平方米相比。格尔木市曾对全市的文化资源做过摸底,并在此基础上,将石油、铁路、盐业等系统和一些驻格单位的20余处文化设施经过升级改造,向社会开放。就在前不久,盐湖集团还决定将一处影剧院及其周边设施无偿交给政府。

  有了这些企业和单位的参与,格尔木市的社区文化显现出了更多的生机和活力,并呈现特色化的趋势。比如石油社区依托辖区丰富的文化资源和文化人才,形成了“五格五员”(5个网格、5名兼职文化管理员)的社区公共文化建设网络体系;建兴巷社区与市移动通信公司结成共建对子打造无线社区,建立社区居民手机号码台账,建设移动信息发布平台,随时将公共文化建设等社区活动信息向居民传递,确保了社区公共文化活动及时有效。

  提升提速提质是时代的要求

  不可否认的是,格尔木的公共文化服务比起其他的公共服务领域,还有着不小的差距,比如格尔木市已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农牧民可以免费体检等等。而反观公共文化建设,虽然文化事业费每年都以较快的速度增长,2010年3100多万元,2011年4700多万元,今年预计可超过7000万元,从人均的角度看已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从总量上看显然还很不够。它的乡镇文化站的面积还比较小,文化馆站和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的设施配置也还不完善;虽然有“中国盐湖城昆仑文化艺术节”等品牌活动,但经常性的群众文化活动更多的还处于自发的状态;尤其是专业人才的缺乏更是让格尔木的公共文化建设面临着相当大的挑战。

  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厅长曹萍表示,正是因为格尔木有着许多西部城市共同的特点和弱点,在去年申报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的过程中,它成为了青海的首选城市。它的创建工作成功了,无疑会带动整个海西州乃至青海省的公共文化建设,也会给其他的西部省份提供可以参考的案例。

  对于目前公共文化建设的现状,格尔木市委、市政府也有着清醒的认识。市长王林虎表示,资源总有开发穷尽的一天,文化却可以传之久远,作为一个资源型的年轻城市,要有培育城市文化的意识,而文化的培育比开发资源要难得多,需要一代又一代人不断的努力。市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王伟华则认为,格尔木市的公共文化建设目前迫切需要提升、提速、提质,以适应时代和社会发展的需要。格尔木市准备在“十二五”期间筹集资金16亿元,分期规划建设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演艺中心、百姓活动中心等29个重点公共文化项目,其中2012年投资3.3亿元,重点实施格尔木民族文化中心(一期)、基层群众文化活动场馆的升级改造等7个公共文化项目。

  在从格尔木机场到市区的道路两边,到处是红柳和青杨,当地的人说,前些年这里是一片荒滩,这几年市政府下大力气植树,才有了今天的景象。这话听起来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