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 / 特色文化 / 艺术创作 / 专业人才

迎着晨阳坚持前行的“黑牦牛”刘志强

来源: 青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2-05-29 18:16    编辑: 王易

  这是一块质朴而务实地土地,有时热烈,有时孤寂,但始终弥漫着浓浓的乡土本色;这是一位有梦想的青年,身为记者,却能真实而又有感情地活着;这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性情汉子,永不止境的运动员生涯和永不言弃的文字情结,诠释了其生命的全部意义。

  ——题记

  认识志强,因为网络。今年四月中国博联社奉化第二届博友联谊会开办,有幸志强成了参与者。作为主办方组织者之一,在联系联络中收到志强的照片,宽宽的额头、细长的两眼、中高的鼻梁、黝黑的脸堂、亲切的高原红以及虎背熊腰……给人的第一感觉:这大男孩很粗犷、很憨厚、很高原也很蒙古。如果不注明自己是某报社的记者,我断然不会以为他是一位文字工作者、一个传说中勤于耕耘的作者、诗人,而是一名出色的摔跤运动员亦或高原上壮实无比、自由行走的黑牦牛。

  四月的江南温婉如水,繁花似锦,志强在博友会中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全国各地几十位博友间,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声歌唱……以其质朴、豪放、热烈、自在的高原人性情打动了周围的人和江南的山水。

  当志强穿越烟雨江南花田时,我望着他拿着相机对待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的专注背影,看着他横地田埂时矫健的身手,当他微笑自信地向美女们挥手时,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远去的青春岁月,曾经也无拘无束地奔跑嬉戏于田野,用最纯净的童真和少年情怀感触自然。而此刻与自然相融的志强,既是青春不羁的美好岁月,又如一块质朴而务实的土地,让人感觉踏实、宽广。

  当志强离开江南后,许多人喜欢上了志强的性子、志强的文字,同时也爱上了志强的青海、志强的高原。

  不过,作为博友的我,真正感觉志强身上潜伏的魅力,是在读志强的文字后。文如其人,志强的文字极富张力,因其大多来自于志强的生活常态,来自于对社会的真实感悟和实践,他的文字里充满了生活和生命的气息,又不乏灵动。志强的文字体现了他作为一名记者对事物和人生的认知和理解,作为一名作家和诗人对文字的执著和热爱,作为一名农民的儿子对母亲和土地的深情。

  他从《我是记者,我有感情》一文说:“记者是我从小的梦想,也许是因为喜欢文字的原因,后来我真的到了报社,实现了多年的梦想,做了记者。记者看似一个简单的工作,但实际做起来除了累以外,那更多的就是心酸。这么多年来写了许多自己比较满意的优秀通讯,也获得过各类省级新闻奖。但是写的越多,心里越难受,采访的越多,失眠的夜晚越多。一直以来,我很关心和采访留守儿童和农村孤儿的报道。这样的报道我最喜欢,也最愿意做。每篇报道发出去以后,总有一些爱心人士参与进来,要么捐钱,要么捐药品,要么慰问。看着一个个重病的孩子康复,我的心里有莫名的兴奋和疼痛。”这是志强对当记者的真实感受。确实,记者是个有担当的职业,做一名好的记者既需要强烈的社会责任感、高尚的人道主义关怀精神,更需要有感情。而志强,这位年轻的记者,无论站在哪块土地上,都对百姓对人民群众充满着深厚的感情,无论到达哪里,都始终保持着一名记者的最佳状态,用情真义切的采访文稿打动着一颗又一颗平凡的心,用正义和良知平衡和击打着这个社会的不公平和邪恶事件。

  志强除了是一名出色的记者,其对文字的热爱和执著亦是让人刮目相看的。他曾在《文字,让我追逐更高的高度》一文中自白:“每个人的文字首先写给自己的,其次才是写给别人的。”我想志强说得很对,文字应是作家最内心、最真实、最柔软的情感,任何虚假虚伪做作的铺陈都会亵渎读者的眼睛,这是文字爱好者的一种恣态,更是身为记者和作家的一种承诺。

  在当前社会浮躁不安、很多记者只重“本报讯”的文稿时,志强却能静下心来当“两栖人”,白天写新闻稿件,夜晚写自己的散文和诗歌,几年下来就积累诗歌千首,散文数百,文字近30万,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毅力。若要追溯志强这种力量来自何方,也许只能归功于他曾经是专业摔跤运动员并获得过冠军的人生经历。正如志强所说:“有人说摔跤不好,但我说摔跤还是挺好的,因为它锻炼了我的意志,也锻炼我的不服输的精神。现在我可以说了,其实摔跤也有一种精神,一种顽强拼搏的精神,这种精神会鼓舞你的人生去完成一个又一个的使命。”

  在志强眼中,文字永远是纯净的、美丽的。志强通过文字这种特殊的方式,将自己粗犷的外型和细腻的情感完美结合,让自己内在的修为与思想境界达到一种高度,以至于看到志强,令人犹如看到山与水的相合,蓝天与白云的互映;看到志强,犹如看到大美青海那无限广袤的天地。

  当然,志强最可贵的品质,不仅仅他是一位好的记者,一个用文字到达心灵地的人,而是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是农民的儿子。我们可以从他《母亲的村庄,我的村庄》中,感受到他对村庄、对乡土的浓浓依恋,犹如一个孩子对母乳的的依赖。他在此文的结束段中写道:“车子在村庄的小路上飞跑起来,一整尘土之后,我看见奶奶还站在那里给我挥手,看着远去的村庄,我的眼睛模糊了,模糊了的双眼看见村庄也跟我在挥手,我举起手也向我的家以及村庄的老人、小孩还有村庄里吃草的小羊羔挥了挥手……”他从最小的点,最熟悉的人和物着手,用朴实无华的语句描述他离开村庄时泪眼朦胧的情景,从而衬托出自己对村庄无限留恋,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孩子含泪孤独离开家园,一步三回头的伤感情绪,似乎也听到了志强内心深处“此生不离土地”的深情诉说,那份无法割舍的浓浓乡情,让人睹之心痛。

  志强,只有当我们进入他的世界后,才会知道这位年轻的记者有着怎样宽厚的内心。当我们真正懂他后,就不再难理解他对人生事物认知的独特见解,不难理解他追逐梦想时的坚毅与坚持,不难理解他会有感情去做一名好记者。

  祝愿志强的梦想,永远飘扬在青海高原的上空;志强的脚步,永远不放弃与自己的理想同行。

  志强,就是那头在高原上迎着晨阳坚持前行的黑牦牛,每一天都会让人看到全新的景象,每一刻都会带给人超凡的视觉,带给人们精彩绝伦的生命力量! (作者:沈水波)

  刘志强,男,汉族,1983年7月出生于青海互助,1995年开始训练体育摔跤,2001年离队,1998年开始文学写作,至今发表作品数百篇。系中国文艺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体育摄影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发表在《文学报》、《读者》、《中国周刊》、《青海省广播电视报》、《西宁晚报》、《彩虹》杂志等刊物,通讯《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房子的故事》、《在青海实现创业的梦想》获青海新闻奖二等奖,《美丽的格桑花,你还会绽放吗》获青海新闻奖三等奖,2011年散文《亲近北山》获得由中国大众文学学会和散文选刊杂志社联合主办的“美文天下•首届全国旅游散文大赛”最佳山水散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