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 / 特色文化 / 非遗保护 / 传承人

高志义老人和他的奇石馆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2-08-03 09:51    编辑: 马燕燕

  今年80岁高龄的离休干部高志义是青海石文化的有功之臣。他在石文化领域中有许多“第一”:改革开放以后,他是我省最早玩赏、收藏奇石者之一;在赏石藏石过程中,他是最早形成收藏规模者之一;1996年12月黄河上游李家峡水电站截流20天,他是最早赶赴现场向当地农民购买大量奇石者之一;他首先在家中成立“源石斋”,并由书法家林锡纯先生书写牌匾,对外展出奇石;1995年,他首先从藏石中选出精品,在周家泉原省博物馆后楼举办“江河源奇石展览馆”,提高了青海奇石在全国的知名度;1997年首先赴北京参加“龙乡杯全国奇石大赛”,带去青海奇石精品与全国石友见面;1998年青海省观赏石协会成立,高志义任首届会长,奠定了第二届第三届会长常永远、毕崇毅开展工作的基础;他首先在西宁市八一路筹建大型奇石市场,开启了我省奇石交易的先河。有了这些“第一”和“首先”,高志义理所当然成为青海石文化事业的领头人,受到省内外赏石界人士的公认与尊敬。

  笔者最早介绍高志义玩石藏石事迹的文章“源石斋和他主人”发表于1995年7月7日《青海日报》,其后相继在《西海都市报》、《西宁晚报》和《扬子晚报》、《石友》、《赏石界》等报纸杂志发表十几篇有关高志义的藏石经历和所藏奇石的文章。我为他写的介绍文字远远多于介绍其他石友,原因有二:一是高对奇石发自肺腑的执著与痴迷之情深深地感动了我,二是他所收藏的美妙奇石令我有一种写作的冲动。

  通过高志义和一大批奇石爱好者的努力耕耘开拓,如今青海的三江源奇石已发展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石文化产业,成了大美青海的载体之一和高原旅游事业的品牌之一。粗略估计,全省从事石文化产业人员超过两万人,以出产奇石闻名的循化撒拉族自治县销售奇石的农户已形成黄河石文化中心户,并走向了全国;西宁逯家寨、大众街、湟中桥、小峡奇石村等奇石交易市场年成交额在2000万元以上,单笔交易达300多万元,加上循化、化隆、贵德及海东其他各县石农石商的收入,数字更大。可以预期,随着我省文化和经济的迅速发展,石文化队伍的不断壮大,奇石事业将在我省占有更为重要的位置,为实现青海成为文化名省起着有力的推动作用。

  长期和石头打交道的高志义,不仅身体得到了锻炼,精神上更是获得了美的享受。他的身体比同龄人要显得硬朗,每天与石为伴,以石为乐,陶醉在绚丽多彩的奇石世界中,用他的话说,他的晚年生活已经和奇石连成一体、密不可分了。

  高老的家住一楼。最近,他将一楼下的两间地下室买下,连原有一间共三间辟为展室,粉刷一新,室内摆满了形状各异的大小奇石,全是从他近20年收藏奇石里挑选出来的精品,每一块都凝结着高老的情感与心血。走进展室的参观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些大自然创作的“艺术”精品,以色泽分,有白、绿、黑、黄、红、褐褐色;以石种分,除本省所出产的各种奇石外,还有内蒙古、新疆玛瑙石,长江画面石,以及西藏藏瓷奇石;以类型分,有绚丽多彩的画面石,姿势百异的造型石,内涵神秘的佛像石……使观赏者目不暇接之余,不禁要问:这些精美的石头从哪里找到的?这一切是真实的么?尤其当你的目光停留在几排大小20厘米上下,排列整齐的奇石上时,那美妙的构图,流畅的线条,准确的造型,使你仿佛走进了童话王国之中。毫不夸张的说,这里展出的奇石,代表着三江源奇石的最高层次,把它们放在国内任何石展上,也能博得石友们由衷的赞美声。这是上天对高志义先生一片爱石痴心的回报,也是他20年呕心沥血寻石藏石的丰硕成果。站在这些无与伦比的大自然瑰宝面前,我们似乎懂得了“天道酬勤”的真义。

  限于篇幅,也限于这支秃笔的能力,我无法逐一描述众多的美石,但我还是要介绍一下它们的名称:“七星兽”、“黄河之子”、“宇宙”、“黑鱼”、“诗圣杜甫”、“点石成金”、“海豹”、“东方少女”、“贵妃出浴”、“高原苍松”、“石观音”、“寒江独钓”、“西岳雄姿”、“百鸟归巢”……请原谅我在这里打上了省略号,否则就会成为奇石目录单了。我建议广大的读者,如果喜爱,还是亲自去高老的“三江源奇石精品展室”实地参观一下,领略这浓缩的大美青海的载体,你绝对会不虚此行的。

  我的想法其实也就是高志义老人的思路。在整理出三间地下室展厅以后,高志义深深感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真义,特别是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大会召开以来,他响应党和政府建设“文化名省”的号召,在青海奇石文化事业上再尽绵薄之力。

  青海要成为文化名省,石文化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据报道,在去年的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上,青海“黄河石”签下订单两万份,着实火了一把。石文化在青海历史极为悠久,从新石器起,生活在此的农民不仅用石头制作生产工具,并且生产了石镯石珠等美化生活的饰件,以及最早的石鱼观赏石。时至今日,青海面临建设文化名省的历史机遇,石文化的发展,不仅是精神层面上的,也是经济领域不可或缺的一块。用高志义老人朴实的话说,改革开放后,特别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省西宁、循化、化隆和贵德等地靠石头发家致富或走向小康的农民何止几百上千户?这也是发展石文化给农民直接带来的好处。

  这位把自己的晚年与奇石紧密连在一起的老人动情地说,我老伴走得早,如今,奇石就成了我的老伴,把全部感情都给了它,每天与它朝夕相处,不仅精神上获得莫大安慰,身体也慢慢变得更硬朗了——以石为伴,为我的第二故乡青海留下一批有价值的奇石,给青海石文化作出贡献,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是啊,高志义老先生,就是一只呢喃的燕子,用自己的行动,为文化名省建设辛勤地啄着春泥。 (作者:胡其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