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 / 特色文化 / 非遗保护 / 名录项目

青稞酩镏酒文化的遥远记忆

来源: 西海都市报    发布时间: 2013-06-14 09:31    编辑: 马秀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刚满十七岁的我和一部分中学同学作为“知识青年”由政府统一安排到农村插队落户,去的地方是循化县道帏公社贺龙堡大队。插队落户时的季节正好在隆冬的农历正月里,还未过十五,藏族乡亲们还在过年,纷纷请我们去家里吃年饭,喝青稞酩镏酒。在那个尚处在温饱未完全解决的年代,我们对青稞酒仅仅是在当时全国流行的西藏歌唱家才旦卓玛的歌声中知道的,并没有真正见识过。一听说喝青稞酒,那种神秘的诱惑力便在心中蔓延。我们平生第一次品尝了让人终身难忘的青稞酩镏酒,开始感觉平淡中略带甘甜,而后越来越清香可口。我们有的知青以为这酒度数低,不易醉,便放胆大口喝,却没想到,它后劲大,不一会儿有人便喝醉了,呼呼大睡,一直睡到第二天。

  腊月里,这里的乡亲都用自己家里产的青稞或小麦经过蒸煮后放入自制的酒麯,让其发酵。到一定程度后,放到锅里用煮酒糟的方法,使蒸汽通过从元代一直流传至今的黑陶瓷的夹层小缸式的土蒸馏器,就变成了酩镏酒,喝起来清香爽口,适度饮用后温补宜人。

  全村的酩馏酒要属村支书藏青加老宅子里烧出的最浓最香。据乡亲们讲,做酒一定要有手气,手气不好的人烧出的酒会酸,会有焦味,而且什么时候火候大,什么时候火候小,是有很大技巧的。藏青加书记是当地做酒最有名望的,手气和技术以及火候的掌握最好,他把制酒当做一门艺术。这位安多藏乡的藏族大汉,魁梧而豪气冲天,且有一手绝活,那就是无论多大酒坛子,都可以单手拎起,不用漏斗而直接向5分钱硬币大小的酒瓶口内灌酒,而且滴酒不会洒到酒瓶外。

  有一天听说村支书家又在烧酒了,我们几个“知青”相约一起到村支书藏青加的老宅去,想尝尝刚烧出来的热酩馏酒的味道。远远地,便闻到晒酩馏酒酒槽的清香。一进大门,猛然让我们感受到一副感人的画面;在冬天的暖阳下,50多岁的他将藏式大皮袍退至腰间,上身打着赤膊,半弯着腰,拎着一个20多斤重的酒坛子,正向地上放着的一个个一斤装的玻璃酒瓶内灌酒。他扎着红线穗的藏式“英雄辫”盘在头上,古铜色带有雕刻般的脸庞,神情是那样的专注,那样虔诚,上身和双臂健美的肌肉显示出他体力劳动的成果,他手拎的酒坛中的酒流出一股细线,准确地注入到一个个小口酒瓶内。夕阳透过房顶,斜斜地照进院子,浸在金色余晖中的村支书,以身后古香古色而表皮剥脱皲裂的格子木窗做陪衬,像是一幅惊世骇俗的人体油画,一下就让我们看呆了。尽管我们当时没有照相机,无法摄下这壮美藏族大汉的英姿,但他那种源于内心的寻求完美的精神和无与伦比的形象,却永久地刻画在了我们的心里……

  村书记见我们进来,便放下他手中的绝活,开始热情地招待我们,把我们让到仍然有暖阳的屋檐下,木板地上铺着毛毡,我们围着小炕桌席地而坐。然后他用藏乡特有的小瓷碗,让我们品尝他刚刚制作的醇香四溢的青稞馏酩酒。他一面给我们敬酒,一面介绍酩馏酒的好处。他说他家的酩馏酒在制作时放入了某些秘不外传的中藏药,由于每家的配方并不完全相同,所配制的除了青稞之外,还有其他粮食,比例也不同,虽然都是铭馏酒,却各有各的味道与功效。他用不很流利的汉语夹杂着个别藏语词汇给我们眉飞色舞地说着,尤其赞扬自家的酒能强身壮骨,有滋补作用,对高原疾病有防治功效。我们“知青”中有人与他对着说:“喝酒不是伤身吗?怎么会滋补呢?”他说那是多喝伤身,什么都要有个度。

  后来我在村中当“赤脚医生”时,学习了中藏医关于酒的知识。这才知道,在春秋战国时期,中医便摆脱了宗教的束缚,从“神灵主义医学模式”阶段走向“自然哲学经验主义医学模式”阶段,医学的医从“毉”变为“醫”。因为从那个时代先民们就发现了酒的药用价值,酒不但有强心、兴奋作用,还有麻醉和消毒以及祛寒痹的作用,更能够“通血脉”、“行药势”。所以酒成为当时的“百药之长”。因此,适度饮酒有防病治病作用。而在国外,同样有将酒作为药物的实例,如心脏病发作或休克时,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可以灌一口酒以作急救。

  虽然现在酒的制作方法已经从家庭土法酿酵蒸馏发展已发展到工业化勾兑生产,但铭馏酒在安多藏乡仍然一如既往地让人痴迷,那些品质的考究,那些制作的方法和内涵,那些让铭馏酒尽善尽美被乡亲们宠爱的规则,那些对人体有益的药用价值,那些带有安多藏乡的民族特色,都让青稞铭馏酒充满了无穷的魅力,让高原各民族的爱酒者无限迷恋。

  青稞被藏族人当做“神粮”,其颗粒炒熟后磨成面,便成为营养丰富的藏族人民称为“糌粑”的主食。我至今还记得藏青加书记曾说过,青稞是美丽、静止与纯洁的,但它只是高原特有的神奇粮食而已;一旦经过安多藏人精心酿烧蒸馏后,它就变成了一种有灵气甚至有生命的东西,青稞神粮变成铭馏酒后就如同有了灵魂一样,需要善待、敬重并与其和谐相处,相处好的可帮你强身健体、壮胆、沟通交流,处不好,会因为饮酒过度而伤身甚至误事。源于青稞的传说,源于青稞铭镏酒的酿造,从此我爱上了底蕴深厚的安多文化。从青稞神粮到美酒佳酿,从青稞美酒到感知安多藏乡文化,我们感受到了安多藏乡的浪漫情怀和村支书的匠心,这让我们至今保留着那遥远的记忆……(作者:张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