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 / 特色文化 / 艺术创作 / 优秀剧(节)目

扎根生活 精打细磨——由电视剧本《走出山门天地宽》说起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3-10-30 09:26    编辑: 李滨

  众所周知,电视文学剧本是所有电视节目的文学基础,它是电视节目制作的第一步。没有好的剧本,就不可能有好的电视剧,而剧本的质量好坏则取决于创作者的水平、对生活的熟悉程度、个人的艺术修养以及对电视节目特性的正确把握。近年来,我省影视剧创作呈现出一个作品不断的喜人局面,但是,纵观一些主要由民营文化公司制作的影视作品,能够打动人心、具有一定思想性、艺术性、可看性的作品并不多。分析其原因,以笔者愚见,基础工作也就是对剧本创作的不重视,或者说由于创作者写作水平的局限、急功近利、生活体验不足等原因,导致了最终作品的质量不高。

  10月10日,省广播电视局组织省垣文艺专家与学者就电视剧本《走出山门天地宽》进行研讨。与以往笔者所看过的剧本不同,这是一个反映青海本土文化当中质量较高的剧本。据制片主任介绍,为创作该剧本,编剧曾先后多次深入化隆等地进行深入采访和体验,数易其稿,才形成了目前的作品,由此可以感知他们为此而付出的心血和汗水。

  首先,题材选择是非常准确的。该剧本所反映的是一群农民走出大山走向城市,通过开拉面馆改变命运的故事。在创业的过程中,遭遇的酸甜苦辣、人际之间的矛盾冲突、人性当中的善恶,都在该剧本中得到了体现与展示。化隆拉面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已成为一种经济现象,成为海东很多穆斯林群众脱贫致富的有效途径,曾经被新闻媒体进行过广泛而深入的报道,引起过很强烈的反响。在这二十多年中,因为开拉面馆而发生过许多值得书写的故事,这些故事无疑是电视剧本创作的丰富素材。另外,从国家广电总局的电视剧备案公示来看,目前有关农村题材的影视剧创作非常少,特别是反映当代农村新变化、农民新面貌的电视剧,一直以来都是比较少的。而这个剧本正是紧紧抓住了时代变迁当中的一个缩影,以一个小山沟回族农民不甘贫穷、勇于闯荡、通过自身努力而改变家乡、改变命运的感人故事,展示了改革开放以来时代大背景下农民的新风采,很有典型意义。从一定意义上讲,这是对改革开放伟大成就的肯定和讴歌。其次,该剧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只有成功的人物塑造,才会有成功的剧情,也才会有成功的电视剧产生的可能,因此,人的作用在其中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从该剧的人物塑造来看,无论是主要角色还是其他配角,大部分形象饱满,生动鲜活,有血有肉,让人感受到亲切和真实可信。第三,从情节设置上看,每一集都有一些戏剧冲突,比较吸引人,有些情节还能够打动人心。整体的主线和铺垫也比较合理,没有刺眼的、不靠谱的情节出现。

  基于此,笔者认为此剧本在进行深入的修改和完善后,是可以进行拍摄并有可能成为一部比较优秀的电视剧。但很重要的就在于后续的修改当中,能否真正把准脉搏,找准定位,严格按照剧本创作的要求和规律来操作。比如,能否用一个更好的片名代替现在直白的片名,既突出化隆拉面,又避免广告的嫌疑。比如,对于一些经不起推敲的细节,进一步进行合理设置。比如,在一些人物形象的塑造上,不要那么极端或主观,而真正能够被观众所接受。比如,对于发展拉面经济过程当中,当地执政者以人为本、特事特办的作风,是否也有浓墨重彩的反映。比如,对于回族民风民俗是否再进行深入的挖掘和体现,等等。

  回顾以往阅读的一些剧本,对照这部相对而言比较成功的剧本,使笔者得到以下一些思考和启示:

  一,无论是影视剧本创作还是其他艺术形式的创作,都应该具有丰富扎实的生活基础。文艺来源于生活,只有熟悉生活当中的人和事,并有所感悟和体会,才能够产生创作的动力。如果离开了生活,文艺作品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此次,在《走出山门天地宽》剧本研讨会上,有与会者提到电视剧《闯关东》和《乡村爱情》系列的成功,应该说,这两部剧之所以引起强烈反响,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作品来源于生活。据说《闯关东》的编剧高满堂曾用十余年心血才创作了这样一个好的剧本。每一个人都有生活的经验和体会,但文艺创作者的生活基础应该更丰富,更扎实。只有这样,才能提炼典型,有所选择和取舍。《走出山门天地宽》的编剧们或许已充分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但笔者认为做得还不够,还应该继续深入下去,到化隆农村,到创业者家中,到主政者身边,甚至可以到沿海的拉面馆中,把自己也放到其中,体验和感受穆斯林群众生存的环境、他们创业的艰辛和快乐、决策层的勇气和担当,用“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境界,静下心来、耐住寂寞,心无旁骛、辛勤耕耘,真正在拉面经济发展的“富矿”中提取更多更好的素材,使剧本更加饱满,更加贴近生活。那么,同样其他的影视创作也应当关注现实、反映现实,在最基本、最丰富、最生动的创作源泉——社会生活中汲取营养,获取创作素材,激发艺术灵感,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影视剧本,为青海的影视产业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二,创作当中要赋予影视剧本深刻的思想内涵和意识。艺术只有贯注了思想、蕴涵了精神,“文以载道”,才具有真正的价值和意义。一部影视作品,思想性不强,精神表现力不够,即使场面华丽、形式新颖、技巧娴熟,也很难留下长久的回味和深刻的印记。《激情燃烧的岁月》、《大宅门》、《亮剑》等近年来屡播屡创收视纪录的电视剧,以及一些翻拍多次,投入越来越高,场面越来越大,台词越来越雷人,引得无数人吐槽的电视剧和一些牛头不对马嘴,胡编乱造的神剧,都给了我们正反两方面的充分说明。归根到底,还在于剧本创作者对事物的认识正确与否,是否有独特的发现和思考,尤其是是否具有正确的思想和价值观念。价值立场从根本上决定着作品的思想穿透力和影响力,决定着作品的品格和境界。无论是严肃的历史剧还是轻松的生活剧,不论是悲剧还是喜剧,总是或多或少、自觉不自觉地反映着艺术家的观念和立场,承载着一定的价值判断和价值追求。《走出山门天地宽》的剧本创作者应该站在时代的高度,思考在改革开放大背景下出现的拉面经济现象的深刻原因,思考为什么只有穆斯林群众能够走出大山的深刻文化心理,或许只有这样,剧本的思想性会更强,创作出的电视剧也能被更多的观众所认可。研讨会中,有专家学者提出,在外地开办拉面馆出现的一些负面问题,也应该有一个正确和理性的认识和把握,而不是在创作中予以回避,或者原始地展示丑恶。因为真、善、美是艺术的永恒主题,是影视作品展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着力点。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把创作变为生活的深加工、思想的再提炼,以艺术的方式反映社会变迁中的得与失、喜与忧,既保持生活的鲜活又不拘泥于生活,由生活的真实达到艺术的真实,给人以积极向上的力量,给人以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和向往。

  三,影视剧本创作者应该不断提升和丰富自己的艺术修养。艺术修养是文艺家最具有个性的特点,也是个体精神劳动价值的充分体现。现实当中,我们很多人要么忽视了这种个体性,要么对自己的个体性劳动不以为然,也就是说,不重视提升个人的艺术修养。结果是,可能拥了一个生活基础好、思想内涵深的题材,只因为艺术修养不到位,做成了“夹生饭”。说到底,就是创作技巧不娴熟,或照猫画虎,东施效颦,或天马行空,为所欲为,或自以为是,不听良言,其结果只能是造出一堆废话,浪费一堆白纸,可惜一个题材。影视剧本创作当中,既要具备对素材的分析、加工和提炼的技巧,又要具备情节设置、人物塑造、悬念制造、矛盾处理等技巧。看似简单,其实不易。一个能写好小说的人,不一定能写得出好剧本,这并非虚言。找一个好编剧的确比找一个好小说家难的原因或许也在于此。可见,提升艺术修养何其重要。因此,作为剧本创作者,应当广泛学习古今中外一切优秀的文艺作品,深刻领会其中的表现手法。应当广泛学习与专业领域密切相关的知识,多做一些深入的思考和实践,而不是急于创作。在思考和实践成熟的基础上,再去练习创作,而不是急于出成品。只有以“戏比天大”的精神来钻研艺术、潜心创作,不懈追求、不懈探索,才有可能创作出一部好的剧本,才有可能成就一部好的电视剧。

  四,精心修改打磨剧本是成就影视精品的有效途径。剧本是打造影视精品的基础。剧本、剧本一剧之本,对影视作品来说,剧本是源头、是根本,故事情节、人物形象、思想内涵等,都首先来自剧本的创意设计,必须高度重视剧本创作,为二度创作打下坚实基础。召开《走出山门天地宽》剧本研讨会的目的,就是使之进一步完善和成熟,为拍摄奠定基础,并成为搬上荧屏的可能。当下,我们推出的影视精品佳作不多的原因之一,就是潜心创作不够、精心磨砺不够。实践已经充分说明,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有付出才会有回报。闭门造车、无土栽培,不了解生活的丰富多彩,不了解群众的追求向往,就创作不出鲜活生动的剧本。创作者对创作出的剧本不进行深度修改,对提出的修改意见左耳进,右耳出,我行我素,自以为是,或者心浮气躁,赶进度、赶场子,不花时间体验,不下功夫琢磨,也就不可能拍出好作品。经验已经无数地证明,事实也无数地摆在我们面前。关键就在于我们的认识是否到位,在于我们对剧本的二度创作和深度打磨。修改和打磨剧本,离不开影视评论工作者。影视评论应当讲真话、建诤言,与人为善、以理服人,有好说好,有不足说不足,实事求是,客观正确。《走出山门天地宽》剧本研讨会之所以办得成功,原因也在于此。笔者认为,今后不仅应该举办剧本研讨会,还应该举办一些成熟的影视剧作品研讨会,这对于推动整个青海影视创作健康、良性、繁荣发展,很有必要,也很有意义。

  影视产业作为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资源消耗少、环境污染小的文化产业,不仅对于加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满足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具有重要作用,而且对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扩大文化竞争力和影响力,增强文化软实力具有重要意义。青海的影视产业才刚刚起步,我们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同样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那么,就让我们首先从剧本抓起,重视剧本创作,夯实基础,奋力起飞,收获喜悦。

  链接:

  化隆川水地区水土肥美,物产丰富,田园瓜果蔬数不胜数,山间山珍野味四季不绝,为民族饮食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原始资源。民族美食文化内容丰富,饭食习俗方面,既有以面粉为主的家常品种,又有以牛羊肉为主的手抓羊肉,炖鸡肉美食。尤其是“化隆牛肉拉面”是穆斯林特有的民族风味,包含着穆斯林独特的民族饮食文化内涵。“一清、二白、三红、四绿”是牛肉拉面的特点。一清是汤要清;二白是面要筋,三是辣油红润;四绿是香菜、蒜苗鲜绿。品种共有:大宽、二宽、荞麦楞、二柱、韭叶、二细、毛细(又称一窝丝)等八种。“化隆牛肉拉面”还有一个独特之处:以青藏高原牦牛肉、牛油、牛骨熬汤,再配上三十多种天然佐料,食之味美可口,清而不腻。“牛肉拉面”是真正的绿色、环保、保健食品。经过二十多年的风雨历程,“化隆牛肉拉面”发展成了聚红烧牛肉拉面、干炒牛肉拉面等多种具有穆斯林民族特色的系列产品为一体的饮食产业,成为三江源头伊斯兰饮食文化和制作技艺的典型代表。

  走南闯北化隆人,大街小巷拉面馆。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化隆人一个跟着一个,悄悄走出大山,把拉面馆几乎开到了全国所有的大中小城市,现在在全国任何一个人口集中的地方,都可以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

  在化隆县,“拉面经济”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更成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新路。农民们自豪地说:小小一碗拉面,让我们走出了山沟沟,练了胆子,赚了票子,换了脑子!

  地处青藏高原东部的化隆回族自治县,是一个以回族为主、多民族聚居的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山大沟深,土地贫瘠,自然环境恶劣,全县21.6万农民基本上处于“靠天吃饭、望天增收”的境况。在这里,“拉面”是回族群众的特长,也是他们的技术优势,因此,开拉面馆成为不少化隆人摆脱贫困的方式。从上世纪90年代,第一批化隆农民带着家乡特有的拉面手艺,初涉厦门、上海,开起了清真牛肉拉面馆。尔后,化隆人凭着朴实、热情、勤劳和执著的性格,很快在广州、武汉、杭州、深圳、郑州等地站稳了脚跟。(王永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