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 / 专题专栏 / 三严三实

党课:践行“三严三实”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为抓手推进文化名省建设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7-24 14:37    编辑: 熊晓燕

  厅党组成员、副厅长 吕霞

  领导干部的作风建设,是我们党的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一直以来,我们党形成了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的共识,说明我们党做为执政党在作风建设上对自身建设的总体要求和严格标准(从严治党),回顾历史,党在任何时候都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同群众保持最密切的联系,并且形成了以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为重点加强作风建设的传统。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总书记为首的新一届党中央,十分重视领导干部的作风建设。习近平总书记对各级领导干部提出“既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又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的要求。 “三严三实”从锤炼党性、用权为民、为政清廉、求真务实、敢于担当、公道正派等方面,深刻阐明了新时期作风建设的新要求,“三严三实”要求是共产党人最基本的政治品格和做人准则,也是党员干部的修身之本、为政之道、成事之要。

  一、充分理解“三严三实”的深刻内涵,筑牢为人做事创业的基石。

  “三严三实”是我党作风建设历程中重要的理论突破和实践要求。我想通过和大家一起回顾学习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青海省委、省委宣传部领导的辅导报告来加深对“三严三实”的深刻内涵的全面理解。

  文化部党组书记、部长雒树刚在文化部“严以修身”主题学习交流会上指出,专题教育活动要达到对党忠诚、清正廉洁、牢记责任、恪尽职守的目的。他认为,“践行‘三严三实’, ‘严以修身’是立人做事之基,‘修犹切磋琢磨,养犹涵养熏陶’。雒部长对对党忠诚、清正廉洁、牢记责任、恪尽职守进行了系统的阐释。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书记、局长蔡赴朝在总局从严从实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安排部署会上指出,“总局肩负着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的重要职责,总局系统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在“关键少数”中处于关键岗位,必须严字当头,以更高的标准、更严的要求、更实的作风践行“三严三实”。要坚持在思想理论武装上、守纪律讲规矩上、培养道德情操上、清正廉洁从政上从严要求,坚持向实处着力,更加注重实干、务实担当、求实创新、狠抓落实,经常用这面镜子照一照自己的思想,用这把尺子量一量自己的行为,真正做到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在青海省委召开的“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党课报告会上,省委书记骆惠宁从“严、实、忠、廉、担”五个方面强调要“深入贯彻“三严三实”要求,以“严”和“实”的态度,确立个人“做人、干事”的基本准则,确立组织“用人、度事”的鲜明导向,把干部队伍建设好,把青海的事办好,为实现“中国梦”添砖加瓦。”

  随后,省委宣传部张西明部长在宣传思想文化战线“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党课报告会上,围绕宣传思想文化战线的干部,怎样在工作和生活中,落实惠宁书记提出的“严、实、忠、廉、担”,做符合“三严三实”要求的合格宣传思想文化干部。张部长从五个大方面,十六个小问题进行了系统分析,从修身用权律己,时刻不忘“严”字当头;坚持“实”的行为取向,努力开创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新局面;锤炼“忠”的政治品格,始终与党同心同德;恪守“廉”的价值追求,干净做人,正派做事;强化“担”的使命意识,勇于改革,不断创新;要求宣传文化系统干部不断加强党性修养、坚定理想信念,坚持为民用权、按规则按制度行使权力,做遵守党纪国法和践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倡导者和示范者;在谋划宣传思想文化事业和工作时,践行“三严三实”,从省情实际出发,提出符合省情民情、符合客观规律、符合科学精神的的点子、政策、方案,在工作中坚持正确导向,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通过脚踏实地的工作,让青海文化各项事业得到长足的发展。同时要坚持党性原则,履行对党忠诚的天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使党的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始终与各族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要忠诚与我们的事业,始终保持昂扬向上的进取精神,把干净做人、清廉做事作为人生的重要价值追求,以强烈的担当意识和使命意识,创造一流业绩。

  从各级领导的讲话中我们可以进一步体会到当下共产党人为人、干事、创业的基本要求,我们文化新闻出版系统的同志们在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建设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立健全现代文化市场体系,加强优秀文化传承保护体系建设,加强新闻出版业管理,推动新闻出版融合、有序发展的工作进程中,必须恪守的为人底线即修身要严、做人要实,必须遵循的谋事红线即干事要实,谋事要忠,必须谨记的创业高压线即严以律己,清廉为政。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每一个民族优秀的文化血脉和珍贵的历史文化记忆。近年来,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和文化部的有力指导下,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遵循“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原则,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各民族世代传承的非物质文化资源被列入国家级、省级、州级、县级四级保护名录体系进行专项保护;传承某一非遗项目的艺人被分别列入国家、省、州、县级传承人给予关注和支持;省内外各类文化遗产博览会上,我省的非遗项目以厚重的地域文化特色、神秘的宗教文化气息、朴素的原生态文化风格,受到高度关注和普遍喜爱。青海大地上世居民族世代传承的民俗活动、节日庆典、手工技艺、歌舞表演,生产生活方式成为文化瑰宝予以保护和传承。非遗保护因为彰显了地方文化文脉,展示了民族文化特质,而得到创作并世代拥有非遗资源的广大民众的认同和支持,而大量非遗资源在政府引导、民众参与的保护实践中其作为地方文化根脉的特殊性也表现得更加充分。

  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民族的文化标识、地方的文化表征。

  非遗资源是各民族历史文化的重要记忆和库存,世代生活在青海的汉、藏、回、土、撒拉、蒙古族,在漫长的历史变迁中创造了灿烂的民族文化。汉族的社火、民间小调、九曲黄河灯会等非遗项目,不但蕴含着青海汉族在历史上多次从内地迁徙至青海的历史文化信息,也记载着汉民族稳健平和的文化性格。藏族史诗格萨尔、藏戏、热贡艺术、德昂洒智书法艺术、卓舞、伊舞等非遗项目,既有藏族文化大百科的美誉,也是藏族音乐、舞蹈、美术、书法、戏剧等门类艺术的凝练展示。回族宴席曲、系列回族服饰等非遗项目,是青海回族文化的浓缩,承载着回族的精神信仰和价值追求。纳顿会、祁家延西、轮子球、土族婚礼、盘绣等非遗项目,代表着青海独有的少数民族土族人民独特文化事项,传达着这个靠口头传承文化的民族曲折的变迁史和坚韧的文化性格。骆驼泉的传说、口弦、篱笆楼营造技艺等非遗项目,既有民族历史的集体讲述、又有民族艺术的独特传承、还是民族居住方式的生动记忆,记录着青海独有的少数民族撒拉族历史文化的重要信息。那达慕大会、汗青格勒等非遗项目,是青海蒙古族文化的重要标识,承载着蒙古族在青海的历史文化记忆。可以讲,青海各民族在历史演进过程中重要的文化事项、文明创造、艺术展演等都成为了各民族引以为豪的非遗资源,在近年来的保护实践中得到了充分的挖掘、整理、保护和传承。同样,作为地方文化资源,非遗资源不仅是民族的文化标识,它同时彰显出为所在地各族群众所共同喜爱并被广泛传承的重要文化内容,成为一个地区的文化表征。“花儿”是西北各民族传唱的民间艺术,已被列入联合国人类非遗项目代表作名录,花儿在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时,考虑其传唱地广泛,选出六个花儿会作为国家级项目予以保护,我省自东向西,沿着湟水河逆行,七里寺花儿会、瞿昙寺花儿会、丹麻花儿会、老爷山花儿会入选,(甘肃、宁夏各一个)传唱花儿的汉、回、藏、土、撒拉等民族依托当地的各类花儿会,传唱花儿、传播花儿,既有鲜明的民族性格特点、又有浓郁的河湟地域风情。花儿已经成为我省东部农业区的重要文化表征。

  格萨尔史诗是广泛传诵在广大藏区的民族史诗,也已经列入联合国名录,在我省果洛、玉树的广大地区,各类格萨尔史诗传唱艺人层出不穷,形成了蔚为壮观的“格萨尔艺人群”,有“神授型”“掘藏型” “圆光型”、“顿悟型”、“智态化型”、“闻知性”、“吟诵型”等类别,他们以说唱格萨尔为使命,在辽阔草原传唱着史诗,使格萨尔成为三江源文化的重要表征。互助的青稞酒酿造技艺、湟中加牙的藏毯编织技艺,贵南的藏绣技艺、循化的篱笆楼营造技艺、果洛班玛县的碉楼制作技艺、玉树囊谦县的黑陶烧制技艺,这些依托自然资源禀赋,结合地方、民族、宗教文化需求而运用而生的生产活动技艺,经过世代的传承,在进入国家名录项目保护后,焕发出蓬勃的生机,成为各地文化建设的亮点。

  二、非遗保护与文化名省建设

  非遗保护工作开展十年来,我省从延续青海传统文脉,保护文化多样性的基本认识出发,按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十六字”方针,挖掘、整理、保护各民族、各地区世代传承的非遗资源,寻找、选拔、评审各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目前,我省共有国家级非遗名录项目73项,省级非遗名录项目136项。国家级传承人57名,省级传承人142名,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2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基地5个,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16个。组织了“寻根行动---全省非遗资源再调查活动”开展为期三年的大规模的全省性非遗资源普查。

  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大会是青海文化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这次大会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全省文化建设作出了全面部署,提出了建设文化名省的战略目标,进一步明确了文化建设的目标和思路。这对全省文化工作既带来了宝贵的历史机遇,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面对新形势新任务,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如何自觉担当起历史赋予的重任,为文化名省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需要广大文化工作者的深思和实践。

  1、我省文化建设具体思路与非遗保护工作基本态势。

  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大会提出,要全面开启建设文化名省的新征程,把青海建设成文化事业繁荣、产业优势明显、发展活力强劲、品牌效应突出、民族特色浓郁的文化名省。文化名省建设的丰富内涵中,事业、产业、品牌、特色建设在我们这样的欠发达民族地区边远省份都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青海省《关于加快文化改革发展建设文化名省的意见》对青海特色文化发展做出着力构建“一核三带四区”特色文化发展格局,同时指出要全力打造特色文化品牌。其中提到要打造河湟文化、青海湖文化、三江源文化、柴达木文化等区域性文化品牌;打造民族歌舞、青海“花儿”、藏戏、土族纳顿等民族文化品牌;打造热贡艺术、昆仑玉文化、藏毯、民族服饰、刺绣、堆绣、盘绣、皮绣、皮影、农民画、木雕、排灯、金银铜器、奇石等民族民俗民间工艺文化品牌。这些都是近年来非遗保护传承的重点项目。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青海重要的文化资源,也是全省文化工作的一个新亮点。世居青海的汉、藏、回、土、撒拉、蒙古等民族在漫长的历史演进和文化变迁过程中,依托青藏高原独特的资源禀赋,在口头传承、表演艺术、民俗活动、手工技艺、生产生活经验等方面形成了丰厚的文化积淀,这些鲜活生动的文化形态和文化元素,是古老青海大地上各民族世代传承的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近些年来,在国家和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经过广大文化工作者的辛勤努力和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全省非遗保护工作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正在从重申报向重保护转变,从重挖掘向重利用转变,在名录体系建设、传承人保护等方面取得明显成效。从2006年以来,累计争取中央专项补助7000万元,对国家级非遗项目实施了抢救保护,推进了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组织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展示交流活动,扩大了非遗项目的影响力;加大了人才培养力度,推出了一批研究成果;初步建立了四级名录体系,完善了传承人保护制度。截至目前,热贡艺术、藏戏、英雄史诗格萨尔、花儿、皮影等5项已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阿尼玛卿雪山神话传说、回族宴席曲、河湟皮影戏、土族轮子秋、乐都南山射箭、撒拉族服饰、加牙藏族织毯技艺、藏药材“阿如拉”炮制技艺等64项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青海蒙古族长调音乐、青海眉户戏、青海坛城艺术、威远镇“二月二”擂台庙会等145项列入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涌现出了西合道(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娘本、王凤英等一大批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代表性传承人近200人。2008年文化部批准设立的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区是全国少数民族地区设立的首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今年,又获批了格萨尔(果洛)文化生态保护区。省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也在顺利启动。黄南州热贡画院、互助土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青海省海湖藏毯有限公司三家单位荣获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称号。第二批又有金诃藏药公司、囊谦藏族民间黑陶工艺有限责任公司获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称号。

  2、以摸清非遗资源为切入点,加强抢救保护,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发展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民族文化的精华、民族智慧的结晶,承载着厚重的历史记忆和文化记忆。而当下全球化、工业化的外部环境,使得大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被破坏,一些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在面临消失。我们经常会看到某个区域内文化记忆链断裂、传统生活习俗被改变、文化生态极其脆弱之现实,因此,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关系到青海文化脉络的延续、关系到新青海文化建设内涵的丰盈与充实。近年来,通过全省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普查,初步摸清了我省非遗资源的数量、种类和分布状况,尤其对非遗资源的生存环境、存续状态有了全面掌握,同时通过建立名录体系、认定传承人、建设传习所等措施,使非遗资源得到了有效保护和传承。下一步,围绕文化名省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更要从维护世界文化多样性和延续民族文化根脉的高度,以保护传承为核心,紧密结合我省文化建设的实际,在传承理念上要让非遗资源融入当代生活,让非遗资源的拥有者----人民群众在传承保护的实践中受益,让丰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青海文化名省建设的重要支撑。

  一要廓清资源,增强文化保护的自觉性。非遗资源往往代表着一个区域、一个民族文化的核心层面和具体表征,为了在文化名省建设中更加清晰的定位区域文化和民族文化,需要进一步梳理和廓清各地各民族的资源优势。为此,我们在2012年起开展了“寻根行动----全省非遗资源再调查活动”,我们在全面掌握全省非遗保护情况的过程中,发现有很多非遗资源还未进入保护视线,有必要对全省资源进行一次更加深入全面的调查。此次全省性非遗资源普查,立足青海非遗资源丰厚的实际,根据各地反映的问题和情况,由省厅牵头,制定规划、方案,组织人员培训,由省非遗保护中心组织专家赴各地指导,决定分三批次进行拉网式普查,(首先在全省范围选择15个县先期进行试点,积累经验,培育典型。)目前已完成两批次,第三批也即将启动。此次全省性非遗资源普查,对各地摸清文化家底、梳理文化资源、保护传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理清文化保护发展思路、彰显特色,增强文化自觉,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前两批形成的调查成果约200万字。

  在深入普查的基础上,将进一步研究我省各民族世代传承的非遗项目如何适应全球化背景下、城镇化进程民族文化生存发展现实,如何在文化保护的语境中既能有效传承,又能保持非遗资源的特色品质,还能在传承人培养、文化特质延续方面保持独立的品位,实现“保护中发展,发展中保护”的文化保护理念,为走出一条具有青海特色的非遗保护传承之路探索路子。

  积极推进普查成果的研究和利用。借助高等院校、社科机构、艺术研究单位的力量,大力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学术研究,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保护研究,深入挖掘非物质文化遗产所蕴含的历史、文学、艺术、社会价值,推出一批有分量的研究成果,充分发挥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中的支撑作用。启动了《青海省第二、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编纂工作。编辑出版集通俗性、知识性于一体的非遗项目的通俗读物。组织开展“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论文征集”活动。与有关部门合作,积极推进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基地建设。

  二要遵循传承规律,突出类别个性,坚持分类指导,以传承人保护为核心,实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态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类型多样,每个项目有其自身的传承规律。在保护实践过程中,要深入研究每个类别项目的传承谱系、传承范围、存活状况等特征,采取有针对性的保护措施。1、抢救性保护。如对撒拉族篱笆楼营造技艺等濒危的非遗项目通过记录、建档、保存等方式进行抢救性保护;2、生产性保护。对热贡艺术、土族盘绣等传统技艺、传统美术类项目采取生产性保护方式,推动非遗资源与市场有效对接,与文化产业相结合,与旅游业相结合,使之在具体生产实践中增强传承活力。这方面,互助县进行了积极有益的探索。如互助酒厂投资兴办的纳顿庄园旅游景区就是体验、展示、宣传当地非遗项目的一个重要基地,园区内既有土族盘绣、土族婚礼、土族安召、土族轮子秋、威远酩馏酒等国家级、省级非遗项目的专题展示,也有传承人的现场表演和产品销售。通过这种模式,既丰富了景区的文化内涵,又带动和培养了一批传承人,实现了文化和旅游的成功融合。还有,年内,黄南州热贡画院、互助土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青海省海湖藏毯公司被评为国家级非遗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证明了热贡唐卡、土族盘绣、加牙藏毯这些项目在与市场的结合上走出了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新路子,其中,公司加农户的运作模式,也使广大农牧民群众既保留传承了世代相传的文化技能,又增加了收入,改善了生活。3、整体性保护。对非遗资源分布集中、原生态保持较为完整的区域采取整体性保护方式。继续做好2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的同时,启动了省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的推荐申报工作,“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是指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对历史文化积淀丰厚、存续状态良好,具有重要价值和鲜明特色的文化形态进行整体性保护,并经文化部批准设立的特定区域。”结合省情,将陆续设立青海土族文化(互助、民和、大通)、撒拉族文化、海西德都蒙古族文化等若干个省级文化生态保护区,从文化空间、文化语境保护的角度入手,对民间习俗、民间节庆、民间艺术和与之相关的物质和自然生态等进行整体性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口授心传的活态文化,对传承人的保护是关键。完善传承人的扶持政策,充分调动传承人的积极性、创造性,为传承人开展收徒传艺、传习展示提供必要的场地和经费资助。继续开展传承人的推荐申报、认定命名工作,逐步建立起一支老中青结合的传承人队伍。加强对传承人的管理,督促传承人履行义务。同时,联合教育部门积极开展非遗项目进校园、进课堂、进教材,拓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传播的渠道,形成自然传承、社会传承与学校传承并举的传承格局。

  三要深入挖掘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内涵,充分展示区域文化特色。已列入名录的非遗项目是一个地区、一个民族最具代表性、最有影响力的特色文化。要深入挖掘国家级、省级非遗项目的文化内涵,以此为载体,着力推出具有青海地域特色、市场竞争力强的非遗产品,精心打造有影响力的文化品牌。继续办好“青海国际唐卡艺术与文化遗产博览会”,创新办节模式,丰富节会内容,提升节会的知名度。采取“两条腿”走路,既要抓好省内的推介展示,又要注重省外的宣传推介。采取合作等方式,不断扩大非遗项目“走出去”的渠道。2011年与北京恭王府联合举办的“莲生妙相—青海唐卡艺术精品展”就是双方合作共赢的一个典范。以非遗资源为内容,精心策划、组织适合境外展示的小型展览和演出节目,使其成为我省文化开放交流工程的一项重要内容。

  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一)城镇化进程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习总书记在谈到城镇化建设水平时指出,“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要融入现代元素,跟要保护和弘扬传统优秀文化,延续城市历史文脉;要融入让群众生活更舒适的理念,体现在每一个细节中”。

  非物质文化遗产承载的就是我们的文化记忆,就是浓浓的“乡愁”。在前不久召开的“城镇化进程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论坛上,专家们就城镇化进程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性、紧迫性及存在问题进行了探讨,并提出建议,一是保留。在新的社区里保留,如标志物、节庆仪式活动等。二是有机嵌入。把非遗元素与今天的生活巧对接。三是在非遗形式改变以后,保持其功能。总之,就是强调非遗保护与城镇化同行,保护非遗就是促使城镇化往特色化发展。因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活在社会中的传统文化,是广大民众生产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不可再生性,加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并使之世代传承,是当前我们面临的最为紧迫的任务。同时,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往往是在生产实践的具体活动中产生的,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只有融入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才能获得生机和活力。通过深入发掘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多重价值,对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适度利用和开发,不仅能够满足当地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让当地的群众和传承人获得经济收益,提高他们的传承积极性,促进地方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也符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发展规律,有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在利用开发的过程中,要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不能为了短期的经济利益而进行过度开发,要有长远眼光,避免急功近利;要牢记“保护重于利用”,保护是利用的保证、基础和前提。没有保护的利用,只能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利用中变异,在变异中消亡。在利用中,关键是要把握好“度”,不能丢失或篡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内涵,从而伤及遗产本身,不能歪曲、贬损非物质文化遗产。近年来,我省热贡地区唐卡的创作生产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从业人员规模不断壮大,经济效益不断提升,但在开发利用的过程中,受经济利益的驱使,也出现了一些不良现象,如一些唐卡艺人急功近利,不重视基本功的训练,不愿意遵循基本的绘制流程。这些问题和现象,需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二)继承、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文化软实力。

  我省的优秀传统文化凝聚着高原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和历久弥新的精神财富,是青海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支撑。建设新青海,离不开对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非遗是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是开展文艺创作、发展特色文化产业、推动文化发展繁荣的重要源泉。继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文脉。另一方面,发展是人类社会永恒的主题,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样离不开发展。要把握好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与发展的关系,认识到继承是发展的必要前提,发展是继承的必然要求。要遵循非物质文化遗产自身传承、发展、衍变的规律,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在发展的过程中传承。近些年,我省的一些非遗项目在继承的基础上得到了较好的发展,如土族盘绣、湟中堆绣等非遗项目在保持原真性的基础上,对产品的形式和内容有所创新和改进,使创作生产出的产品更加顺应时代变化、符合市场需求,大大增强了市场竞争力,也扩大了青海文化影响力。文化软实力这个概念强调的是文化的吸引力,青海文化的吸引力就来自传承在青海大地上、呼吸着青海气息的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因此保护传承弘扬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在保护我们文化根脉的同时,提高青海文化软实力,增强青海文化影响力。

  (三)文化旅游融合发展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旅游是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文化、旅游相互融合,相互促进,有利于传播文化,扩大优秀传统文化的影响力,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十七届六中全会指出,要“积极发展文化旅游,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与旅游相结合”。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既要发挥与旅游的优势互补作用,又要注意处理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与旅游的关系,要处理好非物质文化遗产表现形式与文化创意产品、旅游产品的关系。要坚持保护为主、合理利用的原则,在保持非物质文化遗产本真性的基础上,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入旅游景区,提升旅游的文化内涵。在保护与旅游结合工作中,要始终把保护、传承放在第一位,因为过度开发而严重影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要迅速落实整改措施。同时,应充分尊重文化遗产背后的文化价值和特定内涵,尊重文化遗产中蕴涵的风俗、信仰和情感,不能为了追逐经济效益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破坏性的商业包装,例如前些年,我省有的地方为了招徕游客,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不分场合地组织表演了所谓的“民俗风情”,这严重伤害了特定风俗的庄严感、神圣感和持有群体的情感,损害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对这类伪民俗旅游项目要采取措施予以坚决制止。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经历了十年的探索发展,取得了一系列成绩,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下一步,如何更好地延续非遗在当下的生命力,尤其是古老的非遗如何融入当代生活,成为当代人的精神家园,需要我们从保护传承角度进行深入研究。同时,不同种类的非遗项目的保护,需要更加精细的分类指导,这需要我们不断总结经验,认真制定措施。我们将在“十三五”非遗保护规划中侧重这些工作进行全面部署。以上内容和大家交流学习,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谢谢!